【智翔】Everything

请配合BGM:MISIA的Everything食用

大野国王和樱井王妃设定,OOC,狗血,不知所云

以上

 

 


【智翔】Everything


    

01.

    
    大野智13歲那年,在萬眾矚目中帶上了漂亮的小皇冠。母后坐在他的下風位置含笑望著他,大野智環視一圈,下面跪滿了虔誠的垂首稱他為陛下的人。大野智懵懂的看著人群,沒有說一句話。

    無意間一撇,恰好對上一雙明媚的眼眸,大野智多看了一眼就為著母后輕聲的提醒調轉了視線。

 

02.


    15歲那年,母后牽著櫻井翔來到大野智面前。櫻井翔的個子小小的,穿著粉色的洋裝,臉上泛著羞怯的紅暈,咬著下唇用上目線小心翼翼的望著他。大野智看著櫻井翔漂亮的大眼睛,想起在加冕儀式上那雙明眸,輕輕的點了下頭。

    母后明顯笑得很開心。大野智看看母后,再看看櫻井翔嘴邊恬淡的笑,不明所以的偏過頭。


03.


    從那天以後,櫻井翔搬到了大野智的寢殿附近。

    櫻井翔長著一張很好看的臉,還有一雙漂亮的大眼睛,不管是穿著打扮還是待人禮節都非常得體。大野智總是能聽到母后和宮裡的人對櫻井翔的誇讚,接著櫻井翔就會顯得非常不好意思,大野智看了總覺得非常無趣。

 

04.


    大野智很喜歡畫畫,他有一個大大的畫室。宮裡的人都知道大野國王的這個愛好,從來不會去打擾他,哪怕他在裡面一呆就是一天。

    可是現在不同了。

    大野智不滿的看著對著他的畫作發出讚歎的櫻井翔,雖然櫻井翔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是看著那雙不停閃爍著的大眼睛,大野智覺得有些煩躁。


05.

    
    雖然手上的畫筆沒有絲毫停頓,但是大野智此刻並沒有畫畫的心情。

    旁邊一直有道崇拜的目光打在他身上,大野智撇撇嘴,瞄了一眼窗外。天氣晴好得過分,他的心情卻有點糟糕。瞥了一眼雙手托腮睜著大眼睛看向他的櫻井翔,大野智加重了下筆的力道。

    他還是喜歡獨處,習慣一個人自由自在,偶爾偶爾再想想加冕儀式的那一瞥。


06.


    大野智成年了。成人禮與婚禮一起舉行。

    大野智又一次戴著皇冠,坐在王位上俯視著下方伏跪的人群,只是這次在他下風位置上坐著的不再是母后,而是櫻井翔。

    櫻井翔穿著合身的婚紗,臉上洋溢著甜美的笑,眼睛裡閃爍著大野智讀不懂的欣喜。大野智突然間想起加冕儀式上的場景,有點懷念的轉過頭看向某個方位,卻沒再見到那雙明媚的眼睛。


07.


    僕從都退了下去,大野智歎了口氣,今天實在是疲累得讓他有些吃不消。甫一轉頭,就對上了櫻井翔帶著羞澀又有幾分期待的表情,大野智皺緊了眉,盯著櫻井翔猶豫了很久,最終還是轉身離開了寢殿。

    大野智把自己鎖在畫室裡,一筆一筆勾畫著,紙上漸漸浮現出一雙靈動的眼睛。大野智歎了口氣,覺得心裡有點悶。

    門口傳來敲門聲,叩叩叩的,聽得大野智有些煩,不耐的起身一下拉開了門,正想對門外的人發火,卻只看到了放在地上的疊得整齊的毛毯。


08.


    大野智打開畫室門時,就看到了櫻井翔正對著他畫的那雙漂亮的眼睛發呆。大野智一個箭步上前,合上了畫板,斜睨著坐在凳子上的櫻井翔。

    櫻井翔的眼睛裡水潤潤的,一瞬不瞬的望著他,臉上閃過委屈和無奈。大野智偏過頭不去看櫻井翔的表情,不去理會心裡莫名的疼痛,悶聲悶氣的下了立行禁止令。


09.


    前來進貢的松本商人笑著咧開嘴,國王陛下和王妃感情真好啊。

    大野智愣了下,看了一眼櫻井翔挽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扯開一絲笑,是的,這是當然的。無意間瞥了一眼櫻井翔,卻看到那個人緊咬著下唇,像是要哭出來一樣。

    在餐桌上,櫻井翔一如既往的為他掰開麵包,盛上湯品,遞過餐巾,松本商人一疊聲的說著羨慕。大野智聽著,看著櫻井翔斂下眼有禮有節而又小心翼翼的將食物送進嘴裡的樣子,胸口傳來一陣鈍痛。


10.


    大野智躺在床上,翻了個身,偌大的雙人床上只有他一個人。不管是婚禮前還是婚禮后,這個寢殿裡只有大野智一個人,櫻井翔也還是住在旁邊的偏殿裡。

    他們從未擁抱過,從未接吻過,從未結合過,最最親密的舉動,也只是櫻井翔挽上大野智的手,小心翼翼的。


11.


    大野智最近沉迷上了釣魚,把自己曬得一塌糊塗,簡直就成了焦炭。

    櫻井翔皺起好看的眉,張羅前張羅后的,給他準備了很多防曬的東西,還總是在他耳邊念叨,有時還會沒收了大野智的釣具,和大臣僕從一起圍堵他。但是大野智總是會找各種辦法溜掉,也絕不會帶上任何櫻井翔塞進他行囊裡的東西。

    釣魚對於大野智而言是興趣,是享受,也是一種逃避的手段。在海上,只要開心的釣魚,開心的吃新鮮的魚肉料理,開心的被曬成炭塊就好,不需要想其他事情,比如櫻井翔。   


12.


    大野智帶回來了一個人——二宮船夫。

    大野智是在釣魚時認識二宮船夫的,相談一番以後簡直相見恨晚。一來二去越發熟絡了以後,大野智就帶著二宮船夫回到了宮殿裡。作為一名船夫,能和國王私交甚篤,怕是二宮一輩子沒想過的,他當然不會拒絕。

    大野智領著二宮船夫進入宮門後,櫻井翔立刻就迎了上來,想要挽住他的手。大野智側過身躲開了,說著自己要帶著朋友一起逛一逛,讓櫻井翔先離開,聲音雖然冷淡得不動聲色,可是看著櫻井翔低垂下頭塌下肩的模樣,大野智覺得自己似乎過分了點。


13.


    二宮船夫出入王宮的次數漸漸多了起來,當然,也是有國王授意的。

    大野智覺得和二宮在一起很放鬆,可以很輕鬆的聊些天南地北的,他覺得這樣很開心,不用去想那些讓他情緒低落的人或事。

    大野智帶二宮船夫去了他的畫室,然後很開心的向二宮展示他的畫作。二宮船夫每一幅都看得很認真,還嘖嘖稱奇。當大野智展示出最後一系列作品時,二宮船夫輕聲笑了出來,啊,這是王妃的眼睛吧,果然又大又漂亮呢。

    大野智愣住了,他緊緊的盯住那幅畫,聲音有些木木的,是嗎。二宮船夫立刻笑著回答,當然,王妃的眼睛可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王妃肯定也很喜歡您畫的這些畫吧,陛下真是好福氣啊。

    大野智看著畫布上畫著的大大小小的仿佛會說話的眼睛,突然想起櫻井翔早在好多年前就被他禁止進入這間畫室了,眼眶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有點酸有點潮。


14.


    大野智從海上回來,發現宮裡亂得一塌糊塗的,在聽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哭訴後,大野智漿糊般的腦子轉了好久才終於理順了事情。

    海賊相葉串通亂臣,進攻城池洗劫王宮,還擄走了王妃。

    大野智呆了兩秒,然後皺著眉霸氣十足的宣佈為了維護王室的尊嚴及子民的安全,向海賊宣戰。接著又軟趴趴的坐回了王位上,雙手無力的掩住臉,他有點想哭。

  

15.


    大野智躺在床上,腦海里閃過一幕幕關於櫻井翔的畫面,覺得難過得要窒息。

    櫻井翔知道關於他的一切事情,不管是什麼,可是他從不知道櫻井翔喜歡什麼,討厭什麼,想做什麼,需要什麼。  

    大野智踡在床上,迷迷糊糊中好像做了個夢,夢裡又回到了加冕那天,無意中的那一瞥,那雙明媚的眼睛裡含著笑看向他。然後畫面突然間就跳轉了。還是那雙縈繞在他腦海裡從不曾模糊的眼睛,閃著點點晶瑩,哀怨而又痛苦。

    大野智看見櫻井翔就在他面前不遠的地方被幾個海賊緊緊抓著。櫻井翔眨巴著大眼睛,淚水順著臉頰滑落,隨後奮力朝他伸出了手。大野智怔住了,猶豫了一會方才緩緩的伸出手。櫻井翔卻突然衝他綻出一個淒美而又絕望的笑,明明是在夢中,可是大野智很明顯的感覺到了心臟猛地一陣揪疼。

    他伸出手去,卻只觸到了一層水幕,櫻井翔的身影就那麼消失在了扭曲的光影裡。


16.


    You're everything You're everythingあなたと离れてる场所でも 会えばいつも消え去って行く 胸の痛みも
    You're everything You're everythingあなたが想うより强く やさしい嘘ならいらない 欲しいのはあなた

 

——END——

评论(72)
热度(63)

© 祈越无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