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翔】chance

微博上一個妹紙提供的腦洞,然而我完全寫的亂七八糟嚶嚶嚶【土下座

就是一篇充滿了癡漢力和妄想的OOC得不行的東西_(:зゝ∠)_

沒有實質性內容

O是藝人S是主播設定

以及感謝各位小夥伴對本子的支持,基友一直在震驚:我去!竟然有人買!竟然真的有人會買!說!你究竟騙了多少妹紙!XDD

話說你們也終於感受到我基友有多蠢了吧XDDDDDD

還有,你們備註上寫的都是什麼啊!求簽繪和簽名也就罷了,那個讓我寫司考必過的妹紙你是什麽心態!雖然我確實是這方面的,但是我又不是櫻井考神😂

PS:來替基友說明一下。小夥伴們買下后請先確認收貨啊,基友說一個個的敲你們都不理她,她很心塞啊XDDD【偷著樂

總之在這裡謝謝大家啦♪(^∇^*)

【智翔】chance

 

 

「……櫻井桑到底什麼時候來嘛……」耍賴似的踡縮在沙發裡仰起臉看向馬內甲桑,大野智看了眼攜帶上的時間,耷拉著眉眼。

 

「大野桑你就先認真看下資料啦,櫻井桑不是說了很快就到嗎?」無奈的扶額,不知道第幾次的回答大野智的這個問題,馬內甲桑歎口氣安撫道。

 

「可是……」撅起嘴,大野智似乎還想說點什麼。

 

『叩、叩。』

 

「啊!是來了嗎!」在聽到敲門聲的一瞬間,大野智像是即時充滿電量一樣,猛地從沙發上蹦起來,死死拽住前去開門的馬內甲桑。「我去!我去開門就好啦!」

 

嘴角抽搐的看著大野智歡蹦亂跳的去開門,又在門口開啟的剎那換上另一種畫風,馬內甲桑在心內默默吐槽大野智on和off的巨大反差。

 

「下午好,櫻井桑!」大野智用甜軟的笑和綿綿的聲音迎向門外的人。

 

「大野桑下午好!」櫻井翔笑著回禮,又彎身向裡面的馬內甲桑打招呼,「下午好!」

 

絲毫不敢怠慢的躬身行禮,隨後轉身去給櫻井翔倒咖啡,再回來的時候發現畫風已驟然變換,自家大野桑正托著腮一臉崇拜的坐在一旁緊盯著櫻井翔,馬內甲桑瞬間覺得自己又風中凌亂了,那個人真的是他所認識的大野智嗎!

 

默默注視著大野智乖巧地坐在櫻井翔旁邊,認真地看著資料聽著講解的模樣,馬內甲桑又默默腦內起昨天才知道消息時的大野智,努力想把兩種形象拼湊在一起。

 

 

「所以說……明天讓我去NEWS ZERO當一日主播?」大野智捏著手裡的企劃書揚了揚,瞪大了眼睛看向馬內甲桑。

 

「是的,沒錯!」重重的點點頭,馬內甲桑給回一個我相信你能行的眼神。

 

「不、不是,為什麼啊?」將視線投回紙上,大野智張著嘴一臉困惑。

 

「前幾天大野桑不是在番組裏模仿了櫻井主播嗎,平時你也經常有提起NEWS ZERO啊,所以就有很多粉絲寫信建議說讓你來真正做一回嘛。大家都覺得這個提案很有可行性,對你而言也是一種突破,所以……」拍了拍大野智的肩膀,馬內甲桑一臉『你懂的』的表情。

 

皺起臉一副我不懂的表情,大野智歪了歪身子直接栽倒在沙發上。「那就不能、多給幾天時間嗎?」

 

「可是你這一個月就只有明天行程能對上啦!」

 

「怎麼可能!我大後天還有大大後天不是挺空的嗎,我還約了船長呢!」不滿的撅起嘴,大野智明晃晃的伸出五指來掰著算。

 

馬內甲桑點點頭,說道:「你是挺閒,可是櫻井桑很忙啊,你們倆的日程完全對不上啊!」說完還無奈的攤了攤手。

 

「哈?你說啥?!誰?!!」大野智像觸電一樣,霍的從沙發上蹦起來,眼睛睜得大大的瞪著對方。

 

「櫻井桑啊。」語氣平淡的回應。

 

「……不騙我?」擰過身子去拽馬內甲桑的袖子,大野智臉上明明白白的寫著『你沒誆我吧』五個大字。

 

「為什麼要騙你?」不解的反問,馬內甲桑表示不理解自家藝人為何突然變臉。

 

「……嗯,我知道了。明天什麼時候開始練習?」得到滿意的答案,眨眨眼,大野智瞬間又懶洋洋的癱回沙發上。

 

「……」無言的看著大野智又把自己打回原形,馬內甲桑無奈的扶額叮囑道:「大野桑,你明天可要拿起幹勁來啊,先不說櫻井桑有多嚴格,粉絲們對此可是抱了極大的期待啊!」

 

「……唔……」趴在沙發上的人好半天才含含糊糊的支吾了一聲。

 

望著那個完全沒幹勁的人,馬內甲桑不禁搖了搖頭,願主保佑明天一切順利吧!

 

 

所以……現在這個人,到底和昨天有哪一點相像,真的不是長得像的人嗎!馬內甲桑撇著嘴看著大野智,各種腦內。

 

「那麼,就先換上、西裝試一下吧。」

 

猛然聽到大野智這麼句話,馬內甲桑心中萬馬奔騰,這是……他是錯過了很多內容嗎,為什麼突然間就要正式演練了。

 

「可以啊。」點點頭,櫻井翔彎起眉眼笑得優雅,「大野桑對流程真的很清楚,做得很好呢。」

 

撓撓頭,大野智有些羞赧的回道:「哪有,是因為,櫻井桑指導得好啊。」

 

莫名的,馬內甲桑總感覺自己好像在兩人周身看到了粉紅色的泡泡,揉揉眼想著大概是眼睛出問題了,再回過神來,櫻井翔已經領著大野智走到門口的位置了。

 

『哐——』

 

門口被大野智很不留情的關上,空餘馬內甲桑一人在屋裡哀戚戚的在內心萬馬奔騰。這個世界的畫風為何變得如此之快,他好像已經趕不上了,怎麼辦!

 

對馬內甲桑完全不上心的大野智先生此刻正笑瞇瞇地跟在櫻井翔身邊,雖然兩人之間確實還有一點點距離,不過看他那副模樣完全就是想撲到對方身上,微垂的眼角帶著笑意,卻隱隱透出別有意味。

 

「大野桑,就是這裡了,請進吧。」櫻井翔笑著扭過頭,旋開了一個房間的門把手,示意大野智進去。

 

「哦哦哦……這就是翔醬平時用的休息室嗎?」大野智才鑽進房間裏,就突起下巴,像是個歐吉桑一樣的探頭探腦觀察起裡面的裝飾。

 

「嗯,是的,我……誒!智君?」櫻井翔邊將門鎖上邊回答著,卻突然被身後猛撞過來的擁抱嚇了一跳。

 

伸出舌頭輕輕舔了舔櫻井翔露出的後頸,大野智將懷裡的人圈緊,沉著嗓音笑道:「我一直都好想,親眼看看櫻井主播呢,這回終於如願了。」

 

縮縮脖子躲開弄得人癢癢的吐息,櫻井翔有些無奈地掙開束縛,「這裡可是電視台,別胡鬧!」

 

「fufufu~~~可是我平時都只能通過電視,看到櫻井主播啊~~」腆著臉,大野智不依不饒的將人摟在懷裡,跟著那個人的腳步慢慢挪至沙發。「翔醬今天要穿怎樣的搭配呢,唔……不然……穿回家給我看看嘛,好不好!」將下巴擱在傾斜的肩線上,大野智笑著問道,語氣裏則滿滿的都是霸道。

 

「好啦,別鬧了,再不加緊練習等會萬一出了差錯怎麼辦?」歪頭輕磕了一下大野智的腦袋,櫻井翔語帶無奈。

 

「fufufu~~~不是有翔醬在嗎?」身後的人可沒有半點反省的意思。

 

「……智君——」微蹙起眉,拖長了語調,那個人才終於笑嘻嘻的鬆開了手。歎了口氣,櫻井翔轉過身時卻猛然對上了DV的鏡頭,嚇得不由得小退了一步。哭笑不得的看著那個露出仿佛癡漢般笑容的傢伙,頓時覺得有點頭痛。「……智君……你這是在幹什麼啦!」

 

「這麼難得的……歷史?……歷史性時刻,當然要記錄下來啊!來~~翔君,笑一個,笑一個嘛~~」

 

簡直是無語凝噎,櫻井翔舔了舔唇望著對面的人完全不知道該說他些什麼才好。

 

「啊……很好!剛才那個表情真是絕讚啊!翔君再來一次嘛。」鏡頭後的癡漢一瞬間更加興奮起來,還將DV湊得更近。

 

「……你……」半天吐不出一句話,櫻井翔最終還是放棄了言語,不再理會大野智,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開始閱讀桌案上的資料。

 

「嘖嘖……櫻井主播吶……」跟著蹲下身子繼續拍攝,大野智咂咂嘴,興致盎然。

 

抬起頭看了大野智一眼,櫻井翔嘴巴動了動想說點什麼不過還是放棄了,他實在不想和這個歐吉桑多費口舌。

 

「翔醬現在的樣子真是令人興奮啊。」湊得更近的去拍櫻井翔俯下的臉,大野智忍不住伸出手勾勒他的頜線。

 

「も……いぃよ……」終於忍無可忍,撒嬌般的撅起了嘴。

 

「好嘛好嘛~~」在主播君的大眼睛攻勢下,大野智這才心滿意足的點點頭收起了DV,坐在櫻井翔身邊開始了刻苦的學習。

 

不過誰又知道大野桑究竟是不是真的認真努力呢?雖然從直播中他罕有的竟然只吃了三次螺絲,還有幾次因為自己平時的說話風格而莫名其妙的胡亂斷句了幾次,剩下的都堪稱完璧。甚至連村尾爸爸都很少讚賞。然而若是能注意到那個傢伙到底在桌子下面摸了幾次自己的屁股,掐了幾次腰,甚至還把手伸到了大腿內側撫摸的話,恐怕認真努力這種詞彙實在沒法和那個混蛋搭上邊吧。

 

櫻井翔嘟起嘴邊想著,邊默默解開領帶。

 

「翔醬!不是說好了的嘛,要把這身衣服穿回家的啊!」

 

脖子上突然感受到濕熱的氣息,櫻井翔撇撇嘴,才想回一句鬼才和你說好的咧,就被人攬住腰親了過來。

 

「啊啊……今天是美味的櫻井主播呢,真是太好了!」偷襲成功的人露出得意地笑,一臉癡漢的嘚瑟起來。「那麼,今晚也,請多指教咯~~」

 

 ——END——

评论(8)
热度(93)

© 祈越无风 | Powered by LOFTER